填写您的邮件地址,订阅我们的精彩内容:

麻城信息港龟峰社区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查看: 518|回复: 0

才子苏轼与麻城的千年佳话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9-3-3 10:51:3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(来源:西陵文圃 作者:罗卫华)

苏轼在麻城逸事

□ 罗卫华

北宋元丰三年(公元1080年)正月,千年古县麻城县迎来了千年才子苏轼,留下了一段千年佳话。

一、关山赏梅

正月二十日,放贬黄州的苏轼沿着光黄古道进入麻城县境,登上了关山春风岭。早春时节,岭上漫山遍野的梅花已然盛开,在风雪中摇曳,自开自落,半数飘零,半守残枝,傲然不屈,油然触动了苏轼心中孤寂的情怀。于是,幽花落水伴诗人,诗人赋诗慰幽花,花与人相怜相惜,人与花心意相通。诗人提笔写道:

春来幽谷水潺潺,的皪梅花草棘间。

一夜东风吹石裂,半随飞雪渡关山。

何人把酒慰深幽,开自无聊落更愁。

幸有清溪三百曲,不辞相送到黄州。

——《梅花二首》

诗写得非常愁苦凄凉,表达了诗人内心的清高之志与失意之悲。从此,春风岭上的孤梅在诗人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时隔一年之后,苏轼准备去麻城歧亭造访好友陈季常,在黄州城东十五里女王城禅院送别前来送行的潘丙、古耕道、郭遘三位友人时,赋诗一首,无比感慨地回忆起了麻城关山上的梅花:

十日春寒不出门,不知江柳已摇村。

稍闻决决流冰谷,尽放青青没烧痕。

数亩荒园留我住,半瓶浊酒待君温。

去年今日关山路,细雨梅花正断魂。

第二日即正月二十一日,苏轼在前往麻城歧亭的道上,途经大安山岭,看到了漫山遍野的梅花,又见到了前来迎接的陈季常,陈季常夫人病后初愈,在家热情接待了他。触景生情,苏轼诗兴大发,当即赋诗一首《歧亭道上见梅花戏赠季常》:

惠死兰枯菊亦摧,返魂香入岭头梅。

数枝残绿风吹尽,一点芳心雀啅开。

野店初尝竹叶酒,江云欲落豆秸灰。

行当更向钗头见,病起乌云正作堆。

北宋绍圣元年(公元1094年),苏轼被贬惠州,还写下了一首《十一月二十六日松风亭下梅花盛开》,追忆麻城梅花:

春风岭上淮南村,昔年梅花曾断魂。

岂知流落复相见,蛮风蜒雨愁黄昏。

长条半落荔支浦,卧树独秀桄榔园。

岂惟幽光留夜色,直恐泠艳排冬温。

松风亭下荆棘里,两株玉蕊明朝暾。

海南仙云娇堕砌,月下缟衣来扣门。

酒醒梦觉起绕树,妙意有在终无言。

由此可见,麻城的梅花在苏轼的心中打下了深深的烙印,看之不厌,挥之不去,思之不泯……

二、歧亭结友

苏轼的一生,少不了诗酒,少不了女人,更少不了朋友。苏轼性喜交友,朋友遍天下,粉丝无数。在麻城歧亭,苏轼也结交了陈季常、张憨子、王翊、胡定之四位好友。

苏轼和陈季常最初相识于陕西凤翔。当时,苏轼初入仕途,陈季常的父亲陈希亮是苏轼的顶头上司,一次出游,苏轼与陈季常偶遇,陈季常身上那种“鲜衣怒马、使酒好剑、用财如粪土”的游侠作风深深吸引了年轻的苏轼,两人成为意气相投的知交。十九年后,苏轼在去黄州路上的麻城歧亭再遇业已归隐的陈季常,这一次他们的友谊更加深厚。陈季常以“白马青盖”的隆重礼仪迎接,请苏轼到家作客,一住就是五天,好吃好喝招待,这让当时刚刚死里逃生、举目无亲的苏轼倍受感动。此后,在黄州的四年间,苏轼到歧亭造访陈季常四次,而陈季常到黄州去找他七次,四年下来,共处的时光有一百多天。两人在一起吟诗作赋,谈论佛法,寄情山水,抚琴高歌,快活异常。其间留下了大量诗文,包括《朱陈村嫁娶图》等诗16首,文5篇。两人好到可以互相开玩笑,苏轼写了一首《寄吴德仁兼陈季常》:龙丘居士亦可怜,谈空说有夜不眠。忽闻河东狮子吼,拄杖落手心茫然。就这样一个玩笑,导致陈季常落下了一个怕老婆的千古名声,而河东狮吼也成为了悍妇的专属代名词,真是伤不起啊!陈季常没有在苏轼春风得意时逢迎巴结,而是在苏轼贬谪潦倒的困顿中倾情相交,最终赢得了苏轼一生真正的友谊。

张憨子是麻城的一位异人,一年四季不洗澡,认为洗澡伤元气。身上穿的衣物也从不脱下来洗,认为洗多了破损快。他喜欢在纸上写郑谷的《雪》诗,看谁不顺眼时,见人就骂“放火贼。”平日在乡间行乞,只要饭不要钱,若给他钱,他反而认为钱是阿堵物,充满铜臭味。张憨子初见苏轼时,一直一言不发。苏轼主动上前问候,他也一直沉默,眼里只是盯着墙壁上的对联字画,片刻之后竟独自转身离去,留下目瞪口呆的苏轼站在原处,怅然若失……

王翊是歧亭人,家境富有,乐善好施。一日作梦,梦见水边有一人被人打成重伤,奄奄一息,王翊路过救起了此人。隔日,王翊走到梦中的水边,发现一只鹿被猎人捕获,受了重伤。善良的王翊掏数千钱赎下了鹿,并治好了它的伤势。从此,鹿便紧随这位恩人,不曾远离。王翊的住处后有一大片茂盛的桃林。一日,一位农妇路过桃林,发现一只熟透的大桃,忍不住摘下来吃进嘴里。王翊见后,妇人已经吃完了桃,只留下桃核。王翊剖开桃核,得到一块雄黄,吃进去后味道特别甘甜鲜美。自此,王翊便不再吃荤,每日只吃素,并不再杀生。苏轼听说后,特意去拜访王翊,并专门写了《王翊救鹿》和《书桃黄事》两篇文章记载了王翊奇人异事。有一次,陈季常写信说王翊想借苏式收藏的五代画家黄伯鸾画作《龙》一观,苏轼找了一夜也没找到该画,后来才记起是被光州太守曹九章借去了。为避免王翊误会,苏轼便写了一封书信给陈季常解释情况,这就是著名的《一夜贴》的由来。

胡定之是歧亭的酒监,专门负责征收酒税。歧亭杏花村在唐代就以酒闻名远近,当地流传这样一首民谣:“三里桃花店,五里杏花村。村里有好酒,店里有美人。”作为酒监,胡定之与别人不同,喜欢随身携带大量书籍,并喜欢借给人看,认为书非借不能读也。作为书痴书狂,外贬途中的苏轼自然不可能随身携带大量书籍,正处于求书若渴之际,听说了胡定之的事迹之后,慕名拜访了胡定之,并从胡定之那里借阅了《易》、《史记》索引、正义等书籍,进一步丰富了精神生活。苏轼生活困顿之际,胡定之还慷慨解囊,专门送来米面油等生活物资,周济苏轼,帮助其解决生活困难。

三、寺庙礼佛

苏轼喜欢研究佛学,相信因果报应。某日,苏轼在团风客舍住宿,梦见一个和尚的脸弄破了,鲜血直流。那和尚好像要对他说什么,正要问时,梦就醒了。苏轼让陈季常解一下梦,陈季常也没有说出所以然来,这个梦也成为苏轼的一个心结。一日,苏轼与陈季常到歧亭附近的山中游玩,经过一座寺庙,庙中有一座罗汉堂,供奉十八尊罗汉,其中第五尊罗汉与苏轼梦中的和尚模样一模一样,只是脸部被人弄坏了。经过陈季常的提醒,苏轼恍然大悟,解开了梦中的心结。于是,数日后,苏轼从歧亭返回黄州时专门请人用车载上了这尊罗汉运回黄州,请黄州安国寺的主持长老修复神相,后安放在黄州安国院的罗汉殿里,自此,歧亭罗汉堂的十八罗汉就少了一尊,只剩下十七尊罗汉了。

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